LATEST NEWS

新闻中心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

17岁出名,26岁成为首富,陈大年的自我“正名”之路

{$itemInfo['publish_time']|date='Y-m-d H:i:s',_ _ _海洋之神为您提供高品质、高赔率的娱乐游戏及所有线上投注的优惠,我们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户最有价值的游戏(36594.com).海洋之神财富成为高端游戏平台,自然离不开充沛游戏资源的鼎力支持,而游戏爱好者也是为了接触不同游戏而产生较强依赖性.海洋之神网址我们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户最有价值的游戏娱乐体验!}##}

  “网络信息爆炸的时代,一个无法上网的人到了一线城市不会用滴滴、无法叫外卖,生活会很困难。”陈大年表示,“这款软件能让更多人可以享受到网络带来的便捷。”

  由于软件开发门槛较低,以及它并不够成用户刚需,一开始大家并不看好这个项目,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陈大年都没能招到稳定的团队。

  “我加入的时候,团队只有两个人,分别负责产品和开发。一个月之后产品走了,再一个月开发也走了。”WiFi万能钥匙联合创始人张发有说到,“到后来,就只有我和他(陈大年)两个人在做这个项目”。

  “连Logo都是我们自己画的。”尽管不被看好,但陈大年却很兴奋,“就像新创业一样,很有感觉。”

  他的确有兴奋的理由。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二次创业者,陈大年是无疑是成功的。

  从2011年到2016年,短短5年时间WiFi万能钥匙就拥有了9亿注册用户,每月活跃用户5.2亿,目前月活已超过8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8月,腾讯安卓生态研究院(AERI)对外发布的排行榜显示:WiFi万能钥匙超过QQ、微信,位列下载榜首位,成为中国日下载量最大的软件。

  这才有了“陈大年送员工特斯拉”事件的发生。

  “刚开始内心还受了点伤,因为我宣布以后,开始15秒竟没人说话,连点掌声都没有。然后突然,大家反应过来了,说‘是真的吗?’,这种质疑一直到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的车钥匙才消失。”

  再创业能取得如此佳绩,得益于陈大年对中国四五线城市及广大农村市场的布局。

  一定程度上,WiFi万能钥匙才是移动互联网企业里吃到流量下沉蛋糕的第一人,之后才有了快手、今日头条,以及现在的拼多多、趣头条。

  随着市场的逐渐扩大,陈大年开启了商业化的尝试。2016年6月,WiFi万能钥匙推出了针对中小商户的“小广告”平台。

  愿意提供WiFi热点大多数是中小商铺,这些小店为了吸引客户进店消费,往往会将自己的WiFi设置成共享使用。这为WiFi万能钥匙提供了盈利基础:基于WiFi热点,向周边人群推送小广告。

  小广告投放是按广告展现的次数收费,以最低价计算,曝光1000次需10元。这些广告的目标人群是推送给商家周边的消费者——也就是那些“几分钟就能走到店里的目标客户”,提高了广告推送的精度和效率。

  不过,随着使用人数的增长,质疑WiFi万能钥匙的声音也多了起来。

  用户在使用WiFi万能钥匙“蹭网”的同时,其实也是在“被蹭”。比如自家WiFi热点密码会被“破解”,共享出去;WiFi主人可以用技术手段获得同一局域网内其他用户的诸如账户、身份等信息等等。

  用户的隐私安全问题几乎是所有互联网公司都需要面对的难题,陈大年也一样。于是,他做了两件事。

  一是挖来了中国最早的网络安全专家龚卫,设计了WiFi体检系统,不断通过机器抽查测试的方式,确保WiFi热点的安全性,并随时接受用户的反馈和举报。

  另一方面为确保用户的信心,WiFi万能钥匙设立了总额1000万元的保险基金,用以保障可能潜在的安全索赔。

  不管怎样,随着WiFi万能钥匙的知名度的扩大和影响力的提升,连尚网络创始人陈大年也被更多的人知道。

  这一次,他终于不再是“陈天桥的弟弟”。

  “陈天桥弟弟”这一称谓由来已久。

  上学的时候,哥哥是复旦大学有名的“跳级毕业生”,而陈大年只是上海一所职业高中的中专生。

  毕业后,陈天桥入职陆家嘴集团,职位一路升至下属公司副总;而弟弟只能去一家香港航空货运公司做出纳。

  “上班挤一个小时公交,回来再挤一小时。工作内容就是记录航空费单据,这单200,那单1200。”不到一个月,陈大年就辞掉了这份一眼望到头的工作。“一辈子就记这个账的话,实在是太吓人了。”

  不仅是学业和工作上的差距,甚至就连改变他们命运的电脑,也是哥哥陈天桥以“电脑是很重要的未来”为由向父母提出购买的。

  “当时,那台组装的586电脑花了六七千块,是父母攒了很久的钱。”不过幸运的是,它从此打开了陈氏兄弟通往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电脑买回来以后,兄弟俩并没有用它来学习,而是迷上了玩游戏。陈大年在玩了多个游戏以后发现——“游戏不过就是一些规则,玩游戏就是玩家们在这些规则中去表达自己的诉求,实现自己目标的一个过程。”

  明白这个道理后,陈大年觉得找到了真正有意思的东西——自己来制定规则。于是,他开始学习编程。

  他找来一本编程书,一边自学一边写代码。1998年,他和一位远在英国的华侨网友成立了E-Port小组,共同开发出了中国第一款上网计费软件——ENCounter。

  在上网资费极其昂贵的年代,ENCounter满足了网民们按时计费的刚性需求。所以,软件一经推出,下载量便一路走高,最后被业内权威媒体《电脑报》评为中国“十大共享软件”。

  此后,他们又推出了多款软件,并且在美国著名的Download.com网站上被推荐使用。

  这一年,他17岁。陈大年作为“程序员”的天赋开始显现。

  靠着开发软件和网站,陈大年开始小有名气,与哥哥之间的差距似乎也在逐渐缩小。于是,趁着在《电脑报》上发表文章的机会,他给自己取了一个笔名——“陈三公子”。

  这一笔名,无意识中成了他对“陈天桥弟弟”这一称谓的一种“反抗”,也是他对自我身份的第一次觉醒。

  但是,想要摆脱“陈天桥弟弟”这一称谓并不容易,尤其在他和哥哥一起创办了盛大网络(以下简称“盛大”)以后。

  1999年是一个神奇的年份,中国的互联网故事大多在这个时候发生。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等如今的互联网大佬相继在这一年启航,陈家兄弟俩同样也看准了这一时机。

  11月,在《电脑报》软件版主编廖丹的鼓动下,陈大年拉上二哥二嫂,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套三居室里成立了盛大。

  最开始,他们推出了图形化网络社区“网络硅谷”。项目上线仅数月,就吸引了100万用户注册。很快,他们被中华网相中,获得了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。

  转眼到了2000年,成立仅一年的盛大就遭遇了互联网泡沫。“热钱没有了,也找不到投资。”陈氏兄弟决定背水一战——转型做游戏。

  第二年,带着仅剩的30万美元,盛大与韩国Actoz Soft公司签约,拿下了网络游戏《热血传奇》(以下简称《传奇》)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。

  从此,陈氏兄弟的“传奇人生”也正式拉开序幕。

  根据当时的外测数据显示:仅仅过了一周,《传奇》的最高在线玩家就突破了1万,一个月后突破了10万,11月游戏正式上市,当月就实现了盈利。

  一年后,《传奇》在线玩家数达到50万,成为当时全世界在线人数最高的网络游戏。2003年,盛大官方公布《传奇世界》在线人数突破65万,这一数字相当于当时国外所有网游在线人数的总和。

  “之前游戏公司主要靠卖光盘盈利,而我们却是做社区出身,STAME时代就在社区里卖道具。我们的商业规则和此前完全不同,所以一下子就做起来了。”

  谈起《传奇》的火爆之势,陈大年言语间不无骄傲。

  和这款游戏的名字一样,盛大也成了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的传奇。短短两三年时间,中国网游市场65%以上的份额悉数归它所有,公司每天的收益均以百万元计。

  凭借《传奇》的空前成功,盛大于2004年5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成为全球网游概念第一股。

  上市仅一周,盛大的股票交易价就像脱缰的野马,从11美元冲上17美元高位,成为当时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。陈氏兄弟也以90亿的身家一举跻身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,一时风头无两。

  这一天,陈天桥31岁,陈大年26岁。

  一路狂奔的盛大把同期的阿里和腾讯远远甩在身后,马云马化腾也把陈天桥当作偶像。无数的互联网人向这位“传奇之父”投去崇拜的目光,这些注视逐渐汇聚成一道闪耀着的白光。

  年轻的陈大年在这道白光里奔跑,首富的光环也在二哥耀眼的光芒中黯淡下来,慢慢地,他成了盛大的“隐形人”。

  盛大文学和盛大创新院,是陈大年试图摆脱“隐形人”的身份而给自己增加的两大砝码。

  上市之后的盛大在陈天桥的主导下开始践行“网络迪斯尼”之梦:他用10亿美元打造了一个“盛大盒子”,用户可以在电脑、手机和电视上同时享受盛大提供的包括听小说、玩游戏、浏览网站、影视下载等不同的产品和内容服务。

  但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。

  当时,大部分的中国家庭还没有接入宽带,互联网的内容也远不如今天这样丰富。雪上加霜的是,随着2006年广电总局发布的《广电总局关于叫停IPTV的通知》,盛大的“盒子战略”以失败告终。

  陈天桥的“网络迪斯尼”梦碎在黎明之前,天亮以后,乐视和小米捡起这些碎片并将它们粘好,然后卖了一个好价钱。

  就在二哥折戟的同时,陈大年却看准了另外一条赛道——“网络文学”。

  “我看到起点中文网就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当时它的产品很好,方向也很好。但是有些资源他们没有,我可以帮助他们做起来。”

  随后,盛大投资部奔赴北京,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起点中文网。

  很快,陈大年将网站的生态坏境、使用规则等重新设计了一遍。陈天桥则带领部下,将红袖添香网、言情小说吧、晋江文学城、榕树下、小说阅读网、潇湘书院等周边覆盖言情、武侠等不同题材类型的原创文学网站悉数收至麾下。

  2008年,盛大综合旗下所有文学平台,成立了盛大文学。最辉煌的时候,盛大文学曾占据了整个原创文学市场72%的份额,到2011年估值超过60亿元,成为在线文学领域无可争议的寡头企业。

  出师大捷的陈大年乘胜追击,迅速开辟了第二战场。

  同年,盛大以远超行业的薪资,在全国搜罗一流的互联网工程师,并将这些人汇聚到上海张江华佗路的独立办公楼中,成立了盛大创新院,陈大年亲自担任院长。

  “前几年我们赚足了钱,在这个阶段准备将钱花出去,反哺社会。”关于创新院成立的初衷,陈大年如此解释。

  在创新院,工程师们有足够的自由度——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所学和兴趣自由立项,成立研究小组,而盛大会给予充分的资源支持。

  凭着顶尖的人才和自由的环境,创新院鼎盛的时候最多有500多个工程师,先后设立了50多个项目,在语音识别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基础科学的前沿领域都有所涉猎。

  遗憾的是,创新院做出的项目或夭折或式微,最终都未能成为“现象级产品”。后来,一些团队渐渐退出了创新院,开始自立门户。

  2012年,盛大创新院正式解散,创新院也成了陈大年心中一个未竟的“乌托邦”。

  “很多时候,有创新不等于会成功,创新是需要经营才能成功的,实际上创新院当时的大部分产品都只是完成,还没有来得及去经营。”当被问到创新院解散的原因时,陈大年的回答里满是无奈。

  在这一胜一败的两场战役里,盛大文学给予陈大年的身份认同在创新院这个“乌托邦”里渐渐化为了幻影。

  17岁小有名气,26岁成为中国首富,30岁不到就提前“退休”,沉寂几年后带着明星项目再度出山并取得成功......

  客观来说,刚过不惑之年的陈大年着实是一位妥妥的“人生赢家”。

  但作为“陈天桥的弟弟”,他身上自带的光环却在哥哥的光芒掩映之下失色不少。

  二十年来,他一直试图为自己正名。

  取名“陈三公子”,创办盛大文学和创新院,带着WiFi万能钥匙二次创业,近几年他也因为“发卫星”“给员工每人发一辆特斯拉”等非常规举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

  如今,当哥哥陈天桥长期居于海外,远离互联网时,弟弟陈大年终于从幕后走向了前台:他既证明了自己,也甩掉了缠绕多年的身份标签。

  “是金子,总会发光的。”这句话用在陈大年的身上再合适不过。

  多年来,他契而不舍又低调蛰伏,终于等来了属于自己的发光时刻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

  “余生很长,何必惊慌。”


  •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  • 400-028-3388